您的位置: 井冈山信息网 > 星座

魔神之师徒恋 公子玉如兰③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53:44

魔神之师徒恋 公子玉如兰③

非湮看着那个不停开花开花的小肉团,嘴角不由得抽了抽。

她的笑声纯洁稚嫩

。她将自己的双手放到眼前――

一朵小小的白花便从蜷缩到绽放,盈盈站立在她的掌心。

非湮看着那朵花,眼神有些恍惚。那竟是许久未出现在六道过的玉月么……

正想着如何把那朵花哄骗到手,却见那小肉团张开嘴啊呜一口吃掉了。

末了还无辜地冲他眨了眨眼睛。

非湮瞪了她一眼,将她整个抱了起来。

望了望已快泛白的天空,他手中的白玉骨伞开始漂浮在空中,稳稳地停留在他的头顶。

仔细看去,竟是一个妖红色半透明的小动物。

圆滚滚的身子却长着两个小翅膀,圆圆的眼睛眨了眨。它咬着伞的下端,飞舞在非湮的头顶。

igeX正¤?版¤j首U;发、

肉团似乎被那个和她一样的红色动物吸引了目光。

她伸出手去捉它。由于手太短却只能干瞪着眼。

非湮好笑地看着那个一副死了爹妈要哭不哭的肉团,伸出一只手捞下了那只红色的动物,放到她的眼前。

她笑着用双手抓住那个圆滚滚的东西。

弥夜子拼命地挣扎着。它咬着的玉伞也倒向一旁。它可怜地盯着它的主人非湮。

可白衣男子只是嘴角噙着一抹笑笑看着他俩。

“啊――”看着那肉团又要把弥夜子塞进嘴里,非湮这才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提起弥夜子。

“你怎么什么都吃啊。”非湮歪头看向怀里的一团。

他垂在耳边的墨发微微下垂,飘到了她的脸上,有些痒痒的。

她不由得伸出手去抓。

满意地将头发攥在手里,紧紧地,就像是怕被谁抢走了一般。

非湮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肉团,这样的话我怎么走路呢?”

她自是听不懂的。只顾玩着手里的头发。

非湮的眼神渐渐变得温柔。那就这样站一会儿再走吧……

她成功地将他的头发咬住了。嚼了嚼,却皱了皱小眉。呸呸的吐了出来。

非湮的脸变黑了,他放开弥夜子,伸手弹了她的小脑袋一下:“我的头发你也敢吃?”

她被这一弹,呆了好一会儿,然后眼里就开始漫上水汽――

“呜呜哇……呜……”看着怀里这个哭得一抽一抽的小人儿,非湮不知所措。

他不是没见过女人哭,只是……看着这个肉团哭的样子,他有些异样的感觉。手似乎想要摸摸她的脑袋表示安慰,可是却在即将碰到她的时候顿住了。

肉团还在不停的哭着。

他们的前面站了一名女子。

金衣锦绣,穿着绣着祥云万千凤鸣万世的金色长袍,外罩金丝「穿」插繁琐的透明薄纱。手臂处挽着金白相间的锦缎长罗。女子一股仙气,脚边甚至围绕着朵朵祥云。

她见到非湮时立刻笑了起来,不,准确的说是见到非湮怀中的肉团笑了起来。

“非湮动作倒快,仅一晚上便找到了神之子。”圣秦辛捂着嘴轻笑,看起来很是优雅。

不知为什么,肉团像是注意到了什么。

她小小的头颅转过,看见了圣秦辛。

眼神突然满是害怕,她的小手紧紧地攥住非湮胸前的白色衣襟。

圣秦辛看到这一场景更是笑得欢:“哎呀,看来真的蛮聪明的呢,这么快就具有神识了呢。”

她在害怕。

非湮低头看向这个向自己寻求帮助的肉团。

在她的手触到自己的一瞬间,她的胸口处闪出一道金光。

就像是亲自经历一样――

眼前突然闪过万千画面,婴儿浑身是血颤抖成一团,一旁散落着从婴儿身上剥下来的外衣。又是万千思绪,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人拿着一把刀从婴儿身上一块一块地切下肉。但很快婴儿又长出了新肉――“救我!救我!救我!啊!!!”

画面最后定格在一名黑衣少女身上,她无助地叫喊着,声音很是嘶哑。

但还没来得及记住黑衣少女的面容,那些画面便消失了。

非湮抬头看向唇角微勾,显得愉悦万分的圣秦辛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――“原来圣大人就是这么对待最后一个神之子的啊……不知道被玉帝知道过后会怎么样呢……”

安阳治疗卵巢炎医院
吉林治疗宫颈炎医院
三亚治疗白癜风医院
安阳治疗盆腔炎方法
吉林治疗卵巢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