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井冈山信息网 > 体育

黑卡 第八百零二章 黑卡的手段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25:44

黑卡 第八百零二章 黑卡的手段

最终,经过足足二十多分钟的激烈角逐,这幅被重新认定为是吴道子早年作品的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,被拍出了一亿六千三百万美元的不可思议的高价。

而大家发现,最终的胜出者,依旧是拍走了沉船打捞权的那位。

这一次,他没有试图再一次使用刚才的方式,用一个绝对的高价震惊所有人,而是和其余参与拍卖的人一样,一点点每次一百万两百万的加价。

而这个价格,倒也不是没有人能继续加价了,只是大家轮番喊价喊到现在,已经觉得气衰力竭,难不成,真要把一幅残卷拍到两亿美金上去么?

拍回了这样一幅画,家里还不得专门为它再建个耗资上亿的保险库啊?而且这是画圣的作品啊,国家开口怎么办?到底要不要交给故宫博物馆去馆藏?到时候难道让国家把钱还给他们么?

在这样的情况下,这些被惊人的消息冲昏了头脑的富豪们,逐渐冷静下来,而拍走沉船打捞权的那位,似乎又对这幅画作势在必得。于是乎,大家也就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放弃。

“又是这位先生,呵呵,真是了不起,今晚一共投入三亿多美元了。”拍卖师在台上也在做着感慨。

而那人却站起身来,微笑着冲着四周拱手,他说:“抱歉,诸位,夺了诸位所爱,也感谢诸位没有继续跟鄙人争下去。不过拍卖师您说的可不对。明面上,我投入的的确是三亿多美元,可是,如果沉船被打捞之后,其价值远超一亿五呢?那么,我今晚等于只花了一亿多拍走画圣的这幅传世之作,甚至,可能只是几千万美元而已。”

众人恍然大悟,难怪此人出价极为坚决。

但是,这话其实也不对,那万一沉船打捞起来之后,发现里边的东西一文不值,他岂非就等于是花了三亿多买了一幅吴道子的画?

没有这样的逻辑。

但是不管怎样,今晚这场拍卖算是完美的落下了帷幕,众人纷纷散去,那位独中两元的男子,也随着拍卖行的工作人员,来到了二楼,缴清了剩余款项,取得了沉船打捞权的合同,以及那幅被证实为吴道子早年作品的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。

毫无疑问,这两件拍品,无论其拍品本身,还是成交价格,以及其背后蕴藏的意义,都是必须追逐的对象。

于是乎,当晚各大站的首版,就已经浓墨重彩的报道了这场人数限定极为严苛的拍卖会。原本应该引起最大程度轰动的沉船打捞权,却完全被画圣吴道子亲笔之作传世的消息湮没。

石磊对此一无所知,他在结束了跟丁宇的之后,身心俱疲的他,再也无法坐上哪怕一分钟,直接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直到第二天早晨起床,石磊才看到自己的呼吸灯不停的闪烁,打开一看,才发现刘浅刘真夫妇俩,各自给自己打了几个,就连他们的女儿刘佳妮,也给自己来过。

上也有十余条信息,也全都是这一家三口发来的。

石磊扫了第一眼,就愣住了。

“嗯?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?”

大致看完这一家三口的之后,石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打开浏览器,随便搜索了一下,便看到了铺天盖地关于画圣吴道子传世之作的消息。

石磊也愣住了。

这幅画,他在日本就交给了权杖以及黑卡,原本前两天黑卡就该还给他,但是有过关于那个明万历青花瓷的经验,石磊知道,黑卡会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把这幅画还给自己。

而之后由于丁宇的提前打入,摆渡人又跑来见了自己,石磊一头扎进了关于那艘沉船的鉴定事宜之中,倒是浑然忘却了还有这么一件事。

他怎么也想不到,黑卡这次把这幅画还给自己的动静会如此之大。而上次那个瓷瓶,他只不过是想办法让一个艺术馆的馆长还给自己罢了。

最最让石磊觉得不可思议的,是黑卡居然用了这样的方式,帮他解决了一个最大的难题,那就是如何证实这幅画是吴道子所作,而不是梁令瓒的摹作。

想了想,石磊还是先给刘真回了个。

刘真显然一直在等待石磊的,一接通,也没问石磊昨晚为什么一直不接他们夫妻俩的,而是直接说:“石磊先生,你真的证明这幅画是吴道子的作品了!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
石磊心说我哪知道黑卡是怎么做到的?上也只是说经过最新的科学手段进行断代,可以将年代精确到具体的某一年,再加上五十多位专家、学者和大师的鉴定认定,可石磊哪有那样的本事接触这么多的专家学者?

于是,他也只能说:“我要说我不知道,刘女士您会相信么?”

“胡说!”刘真的情绪显得极为高涨,她笑着骂道,“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?”

“其实这幅画,我回国之前就交给了一位非常德高望重的前辈,由他全权处理。昨天发生的事情,我真的毫不知情。”

刘真闻言大惊:“什么?你不知情?那你的意思是那个德高望重的前辈把你的画给卖了?”

“我相信他一定有他的打算,我个人比较倾向于他只是用这样的方式,去向这个世界宣布这幅画的真实面貌。”

“但是这幅画已经被别人拍走了!”

石磊对此也觉得莫衷一是,但他还是坚持说:“我相信,这幅画很快就会回到我的手里。”石磊相信,不管黑卡用了什么手段,这幅画一定会被拍走的那个人交给自己,当然,这就无需外界知晓了。

“希望如此吧,但是,石先生,世道险恶,人心险峻,你……唉……”刘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石磊平静的一笑,一亿多美金而已,对于黑卡根本不叫事。

他平静的说:“这样吧,等这幅画回到我的手里,我一定请贤伉俪携女鉴赏。”

刘真:“……”她无话可说

,不明白石磊的自信从何而来。

挂了,石磊洗了把澡,想着要不要去找权杖问个明白。

可是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一边用浴巾擦着湿润的头发,一边听到了酒店门铃响了起来。

从猫眼里看了看,是一个不认识的人。

石磊隔着门问了一句:“请问哪位?”

对方说:“还画之人。”

石磊笑了,果然,黑卡只是借那人之手宣布这幅画回到了华夏,并且是吴道子的原作,现在,有人来还画了。

打开了房门,那人也没打算进门,只是将一个画筒递到石磊的面前,说:“石先生,请验收。”

石磊没接,问了一句:“您是……?”

“组织让我交还此画,其他我一概不知,石先生就不要多问了。”

昆明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山西好的白癜风医院
四川治疗阴道炎医院
昆明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山西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