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井冈山信息网 > 时尚

登峰传 第一百三十一章 霉运不散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31:58

登峰传 第一百三十一章 霉运不散

重拳盖地糊脸惊,早出霉运鸣声震。

那副令人心颤的面孔带着肥宽的身体仰身倒飞了出去。

李云峰还下意识地抓挠起床上的被褥丢了过去。

“难道我死了…刚刚那个是地府中的小鬼…不行不行…我不能死…我还不能死啊……”李云峰闭着眼睛在那里哀嚎道。

慕容羽兰拉掉被盖在身上的被褥,头发上还搭着一只几天都没有洗过的臭袜子,她攥着拳头,一失平日的女神形象,张口大吼道:“你也是够了!都多大的人了,竟然还怕什么鬼神!”

“先生,你没事吧。”南延昭然关切地问道。

听着熟悉的声音,李云峰这才反应过来,睁开眼睛看清原来还是在自己的屋子里面,瞬间有些难为情道:“刚刚那吓人的脸不会是胖子吧……”

蛮空明从地上坐起身捂着脸说道:“你这家伙…还没看清楚怎么就乱踢人……”

李云峰连忙起身跑过去将蛮空明扶起来,无奈说道:“你说你这幅鬼样就糊在我眼前,我刚醒来情绪能不激动吗,没事吧,你身上这伤谁给你打的?”

“还说呢…还不是那……”蛮空明放下双手,鼻青脸肿的面目上赫然还印着一个大脚印子。

“我说你们够了……”

很自然的被忽略掉,慕容羽兰的怒气爆缸,她全身火焰席卷,高温瞬间散发开来!

“哈!羽兰学姐啊,你什么时候过来的。”李云峰感觉身体都像要烧着了一样,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,“快请坐,喝口茶降降火。”

慕容羽兰甩掉头上的臭袜子,大步地走向李云峰,抓起他身前的衣服便开口说道:“我问你,你的魂鼎是不是铸成了!”

“魂鼎?”李云峰惊讶,询问道,“羽兰学姐怎么知道我在铸魂鼎?”

“回答我的话!”慕容羽兰身上的火焰变得更为浓烈!

“烫烫烫……”灼热的高温让李云峰实在难以忍受,只得表明道,“对!我之前是在铸魂鼎,可是过程进展到最后,我由于精神力使用过头就昏了过去……”

“昏过去了?”慕容羽兰一把推开李云峰,皱眉说道

,“没有你的操控,那鼎劫是怎么回事?”

“鼎劫?学姐说的什么鼎劫?”李云峰一脸懵逼的表情。

“你……”慕容羽兰突然感觉自己就像站到了一帮傻蛋窝里面,竟无言以对,散去身上的火焰后,便拂衣而去。

李云峰看了一眼犯二充楞的蛮空明,随即望向南延昭然,开口问道:“她过来是干什么的?怎么莫名其妙的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南延昭然表情无辜地摇了摇头。

“既然你这色鬼没事,那我也就回去赶紧睡个美容觉,不然明天我这伤指定好不了!”蛮空明捂着脸拐着腿就出了门。

“既然先生没什么事情,那就好好休息吧。”南延昭然也离开了。

一时间屋子里又清静了下来,李云峰坐到床边,意念传音道:“青锋,你刚刚知道羽兰学姐所说鼎劫的事情吗?”

半响,青锋没有回应……

“喂喂!”李云峰白着眼吼道,但对方依旧没任何回应,叹声道:“每次一有事的时候都见不到你人……”

无奈之下,李云峰盘膝入定,进入灵魂世界去探知自己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,灵魂世界还如同往常一般平静,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,但李云峰本人却明显注意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“这灵魂树要比之前大了一些,还有枝干,也较之前变粗了一丝。”李云峰极其惊喜,他从典籍中得知灵魂之力极难成长,每强大一分都要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才可以实现,而如今自己睡上一觉便有了这种变化,他更是想迫切的看看修炼一魂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,意识飞上枝头去查看。

漆黑模糊不清的形状充斥着整个透明的光球中,并且其球体还非常有节奏地时大时小,就如同人的心脏跳动一般,给人一种生机的气息。

李云峰心中震荡,越发的好奇这漆黑光球中到底是什么,他弹指令光球破开,里面的黑影自空中缓慢的向他飞来,其真容渐渐地浮现在他的眼前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李云峰推门而出,发现南延昭然和蛮空明刚好也走进了他的别院中。

“昭然我就不说了。”李云峰看着身上的伤已然恢复如初的蛮空明道,“你今天怎么也起这么早?”

“废话,今天是第一天去院系报道,若是迟到的话要被处罚金的!”蛮空明噘着嘴指着李云峰的卧房门口说道,“你这门交好罚金了?怎么这么快就给修好了?”

“什么门?我没注意啊?”李云峰耸了耸肩。

嗡!

空气中突然发出阵阵波动,一道身影自上方强势而下。

李云峰和南延昭然身影敏捷,快速躲开了,蛮空明虽然也早早察觉,但是碍于自身速度,只有他遭了殃,轰隆一声巨响,地面上便多出来一个大字的人型坑……

火热的身材着一身爆辣的红衣,当然,布料还是少到令人窒息,慕容羽兰单手叉腰,一条看似随意扎起的红色马尾辫,其风韵是真真的会让无数男性痴迷到狂!

慕容羽兰掂了掂脚,随即又在蛮空明的身上狠狠跺了两下,而后蹲下身来,伸手说道:“门和地面破坏的修理费,罚金一共八百水晶币,乖乖交出来。”

“羽兰学姐,你这是……”

李云峰上前一步,话还未说完,慕容羽兰抬起头,一副吃人的目光死死地盯了过来,其嘴角挂着一丝令人悚然的笑容说道:“要多管闲事么!”

李云峰心中一寒,慕容羽兰的恐怖他是见识到的,连忙缩回刚才那一步,仰头说道:“咦,今天的天气不错哦,空气也挺新鲜……”

南延昭然站在其旁边,闭着眼睛抬头望了望上方遍布的光明石,后脑子一阵汗颜,不过他也是很配合的点了几下头……

济南红绘医院陈建明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手术价格表
济南红绘医院马宁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路线查询
郑州银屑病医院刘清军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